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戒指

戒指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络转载 时间: 2015-02-09 13:32 阅读:
  雨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灰蒙蒙的色调把整个空间都暗淡的没有一丝生色。透过那扇窗子,已经看不见江水里的航灯,路上的车子也一样懒洋洋的走着,好像一切都被这场雨给催了眠,时间缓慢的仿佛快要静止一般,被雨水还有空气中的泥味,青草味给层层的阻隔,似乎对这种一步一停的分秒很是享受。享受的让人身心都灰一般沉醉。是啊,都三天了。

  伴随着我从丹东的火车站走出,这场雨就给我这次旅途来了一份很有好的见面礼。我也就是在这场雨中来到了这家宾馆。也同样,在这里沉默的看着这场雨三天。我轻轻的拿起了餐桌上的咖啡杯,静静的喝了一口。继续的看着窗外的雨,其实说真的,雨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而景色也被昏暗的色调弄得濛濛看不清楚,玻璃上川流不息的水痕冲刷着视野的隔阂,就像隐藏的真实形态完全暴露着,扭曲着。

  整个早餐厅只有我一个客人,服务生也因为无聊聚在一起侃着,还不时的打着哈气。我依旧和前两天一样翻看着手机,听着雨滴,沉默的吃完盘子中的烤面包和水果沙拉。手机里的新闻依旧没有什么吸引眼球的话题。报纸上面写着一切杂七杂八的故事,也很难去提起我的兴致。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站在我的身边,看了看窗外的雨,无奈的对我说:“看来又是一整天的雨嘞,赶上这样的季节多少都有一些无奈吧。”我礼貌地抬起了头,对她笑了笑,笑的挺无奈的。

  这家宾馆自从我毕业,每年都会来到这里住上几天,也算是对学生时代的回忆和追寻,更是喜欢这个城市的清爽和别致,当然也忘不了那些诱人要死,百吃不厌的韩式料理。每次趁着休假的时候来到这里,整个人就像脱离了一种尘埋压抑的世界,一切都轻松起来。看着鸭绿江水柔缓的流逝,一些零星灯火的渔船在悠闲荡漾,江风铺面,抚摸着芦苇和庄稼,迎着夜空的星光,麦浪和水花重叠舞动,都是满满的香味。我喜欢这种味道,当然更喜欢像以前一样和我的女友两个人一起在江边漫步的样子,没有很多的话语,道路上也不会有很多的人,她慵懒的就像一只猫,背靠在江边的扶手上,柔嫩的双臂环住我的身体,闭上双眼,把头深深的贴在我的胸口,静静的听我起伏的呼吸和心跳。而我当然也会抱得很紧,似乎这样做可以拉进两颗心的距离。流水牵起着恬静的音乐,在头顶的天空,一只鱼鸥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

  说道这里,我想说一下我的女友,如果说青葱的岁月不仅仅是怀念的涂鸦,更是那种浪漫的发芽,也更是孕育风花雪月的沃土。我们是大学的同窗,当然,故事的地点也就是这个充满美好的城市,至于其中的那些故事,我想和每个人的经历都是差不多的。结局算是还不赖,我很荣幸成为了她的男友,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约定,就是再忙,每年都会回到这个城市,回到当初我们最常去的宾馆,也算是找一下当初的刺激,和那种感觉。尽管每一次都不像曾经誓言那样的顺利,但是都会回来看看。至于宾馆,当然也就是这个目前困了我三天的地方,我喜欢这里的房间,那种高高的顶棚不会让人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大概是住久了低蓬的关系吧,这里的圆床也可以让我睡的很自由自在,亮敞的窗户可以把鸭绿江的景色尽收眼底,我们两个人喜欢在这里喝这啤酒还有咖啡,在圆床上寻找着刺激,在窗边看这夕阳西下。而现在却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餐厅无聊的看着大雨,想一想还真的有一点不好笑。

  我和女友回到了家乡去上班,但是没有住在一起。工作的忙碌为了生活的拼搏已经让我们很憔悴,每周只能见一次面,在一起吃一回饭,然后是一场无聊的电影,和机械一般的一夜。笑少了,话也少了,习惯了太多,厌倦也多了。这种临界点已经如纸片一般薄,只不过都是在这种半透明中对视着,真的捅破了,看到彼此的表情都会很尴尬吧,然后可能就结束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约定的旅行,临行前我打过电话,但是无人接听,索性也就不再去打了,一个人安静的上了火车,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把目光从雨中转移了回来。聊天的服务生也停止了玩笑,忙着去迎接早上的第二位客人。这是一个女人,白色的衣服衬托出那种令每个男人都会去多看几眼的气质,短发下的双眼如夜空般的深邃,白皙的肤色仿佛把着灰沉的空间点亮一丝光彩。她看了看冷清的餐厅,似乎感觉很无奈,但是还是在一个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和我保持着两个餐位的距离。她大概用一分钟的时间点完了面包和牛奶,还有一杯卡布奇诺,然后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吃了口面包,浅浅的喝了口咖啡,和我一样无奈的看着这场雨。

  我一个人点燃了一根烟,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美女,看着她高雅的用早餐,喝咖啡,我并没有去搭讪她,也没有想会不会有一场艳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只在乎窗外的雨,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如同雕塑一般,不存在。我看了三天的雨,那种烟迷朦雾一般的景色已经单调的毫无生机,她却为什么那样沉浸欣赏呢?或许也仅仅就是为了打发无聊吧,想到这,我没有留下来继续思索,熄灭了烟,付了帐便回到房间去了。

  如果说音乐是思想和意境的带入者,我完全赞同这个看法。很多的时候,我们都会因为一首熟悉的音乐而思索,或悲或喜,或激情或安逸,对于越老的歌曲仿佛就像酒水一般,载满时间的味道,而音色的质感也仿佛浓酒那样绵粘柔滑。我安静的坐在客厅,听着这首老鹰乐队的《Hotel California》,鼓点的节拍和吉他的天籁,缝合着风尘却又不失沧桑的嗓音,让我的思想更加飘渺起来,就像在一片美国德克萨斯州西部荒野上的土灰道上,我一个人戴着墨镜开着敞篷吉普飞奔的空旷洒脱。

  从早餐厅回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关门,只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安静的听着音乐。我听到了门外一阵软皮鞋脚步的声音,那种柔软的鞋跟和实木地板敲打出轻盈的声响,我猜到应该是那个白衣女子用餐后路过。没错,她从我门口走过,我安静的看着她,聆听着音乐。但是令我奇怪的是,她并没有继续的走,把头转过来看到了我,那是一双很美丽的眼睛,会让被注视的每个男人都会有一种很幸运的优越感。她礼貌地对我笑了笑,我也礼貌的点点头也微笑着。

  “会不会这样子吵到你?”我无意间发现似乎音乐的声音有些大,歉意的说了句。

  “没有,只是很意外在这里会听到这首歌,我可以进来么?”女孩的声音如流水般清澈动人,让人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而更舒服的莫过于这种很让人向往和遐想的请求,这种艳遇一般的邂逅我想是每一个正常男人都很快乐的浮想。当然,也仅仅是想象罢了,我伸出一只手,便让她进来。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