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谁家过年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20 18:46 阅读:
  快过年了,这天,我和老婆孙雪又为回谁家过年的事吵了起来。

  “凭什么光回你家过年?今年说什么你也得跟我一块儿回家过年。”我气呼呼地说。

  “我家不就我一个吗?”孙雪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家就你一个,我家还就我一个儿子呢?村里人都上我家拜年,我不给人家去拜年,成吗?”

  “你们那都是老封建老迷信,就你们农民那点破事儿……”

  我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不觉扬起手。孙雪一看这架势,说:“干吗?你还想打我呀?”

  “行,你不去我家,以后也别想让我去你家。”

  其实本来是商量好了一家一年的。可是头一年我带孙雪回老家过年,去了之后她就后悔了。因为我老家在河北农村,家里条件有点艰苦,大冬天的连暖气也没有,把从小生长在南方的孙雪冻得够呛。

  没办法,父亲只好去镇上给我们买了一个电暖风。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是没几天孙雪又受不了了。从小上惯了卫生间的她,哪里见过北方农村的厕所呀,一面土墙挡着的一个坑,又脏又臭,解个手被冷风吹得浑身直哆嗦。孙雪说她实在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执意要走。于是我俩就又吵了起来。孙雪的嗓门有些大,不巧被我父亲听到了,虽然他当时没说什么,但中午吃饭的时候酒喝多了点,就冲我说:“要走就走,养儿子真是白养了……”

  孙雪被给了脸色看,觉得很委屈,年没过就一赌气回了自己家。

  但孙雪走的第二天,爸爸还是让我打电话替他向孙雪的父母道歉,说他喝多了酒,让孩子伤心了。

  好在岳父岳母在电话里也客气地说:“小雪在城市住惯了,也是乍一去有点不适应,也怪我们从小太娇惯她了,我们35岁才有了她这么一个孩子。她年纪小不懂事,她回来后,我们一定好好教育她……”

  想想自己考上大学那年,家里为给我凑学费,连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都卖了。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省城工作。上班后,我把第一个月的工资拿回家交给母亲说:“我要把上学花的钱全部偿还给你们二老。”母亲接在手里笑了,说为我存着,将来结婚用。而到我结婚的时候,我非但没有像我说的那样,还清我要还的“债”,反倒让她又给我添了许多。

  尽管我一再要求办一个简单的婚礼,然而母亲还是去镇上最好的饭店为我们办了十桌酒席。而在这之前,村里是没有先例的。

  只是那天婚宴结束后,看见母亲小心翼翼地把每一桌酒席上的残羹冷炙都干干净净打包装进一个大纤维袋子时,穿一身新郎装的我,眼泪没忍住,流了下来。

  我们在省城住的房子是贷款买的,但首付还是交了三十多万。我和孙雪根本没攒下多少钱,当我回家向父母说了房价之后,他们惊讶得以为我在说胡话,但还是把家里的四万多块钱全拿给了我,又向亲戚们借了五万。好在剩下的由孙雪的爸妈给补上了,为此我一直心怀感激,有什么事总让着孙雪。

  可是当我第二年回家时,才知道父母这年竟然种了十几亩棉花,因为种棉花卖的钱多,可是种棉花最费力、费时,还有危险,当我看见已年近六十的父母不得不每天背着农药箱去棉田里打农药时,我没法让自己不流下泪来……第二年,本来我也不想去孙雪家过年的,但母亲早早地打来了电话嘱咐我别做不懂事的事,一定得跟孙雪回她父母家过年。

  今年,本来我是想和孙雪好好商量一下的,因为父母已打来电话说,家里已经为我们安了土暖气了。可是话赶话,就又吵起来了。

  眼看到了腊月二十五,这天下午,孙雪的妈妈打来电话问孙雪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孙雪支吾着撒谎说:“他今年要值班,只能我自己回去了。”晚上,孙雪的妈妈也许觉得有点不对头,又打来了电话。

  孙雪的爸爸在电话里大声地说:“看你前年把人家老人给气成什么样子。今年必须跟陈伟一块儿回去过年,好好地向人家道个歉。”

  第二天,孙雪做好了早饭喊我起来吃。我不禁有些诧异,以为孙雪同意跟我回家过年了,我心里也心疼她,其实心里也早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就说:“要不我们先去你家,看望你父母,然后回我家过年,好不?反正就多跑点路呗。”

  孙雪说:“得了吧,咱那破车能跑那么远的路?再说还有这一路上的过桥费,得花多少钱呀?”

  我们正说着,我手机突然响了,是在这城里搞装修的同乡打来的,问我今年回不回家过年。他说他今年接了一个大活儿,赚到钱了,所以买了辆“商务现代”,说我要是回家的话可以捎着我们。

  我问孙雪。孙雪说:“你看人家,没几年就发财了,咱什么时候能这么高姿态地捎他们呀!”

  我诚惶诚恐地说:“我一定好好努力。”孙雪叹了一口气,说:“谁叫我就这命呢,嫁给你这么个不中用的男人,况且父命难违,小女子我也只好从了……”

  我立马做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滑稽姿态:“皇后老佛爷您能这么体恤下情,屈尊贵体,奴才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我和孙雪在镇上下车的那天,正下雪,突然听到了那熟悉的叫卖声:“有买枣的不?”我转身一看,那不是别人,正是我娘。

  这时,一个主顾凑了上去,说:“这样的天儿,是没有多少赚头儿的。你这么大岁数,也该享享福了呀。”“享什么福呀!受了一辈子苦了。”

  “可以让儿子接你到省城去住几天呀。”“莫要提儿子,他比我活得还不容易。借了许多钱,不知啥时候才能还清呢?我给他添不了多少钱,不给他添乱就该念佛了。”

  “他们过年回来吧?”“两年回来一次,儿媳妇是城里人,不习惯呆在咱这穷乡下。不过她倒是挺喜欢吃咱这儿的枣的,今年多留了一点,儿媳妇要添孩子了。”

  “有孙子了呀,这可是高兴的事呀。”“高兴!今天是最后一天出来,卖完了,得给孙子做几件棉衣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